第1609章 閉關修行

-

永極急忙看向了那位黑袍人,緊皺著眉頭道:“你說的可是真的?天雲宗宗主真的回來了麼?”

“不知道,有待考證,這訊息都是從天雲宗宗門內傳出來的。”黑袍人說道。

“我正打算請您去一趟天雲宗,看看他天雲宗宗主到底是真的回來了,還是他們在耍詐!”那黑袍人一臉陰沉的說道。

永極的臉色,瞬間便黑了下來。

他極為不悅的說道:“你他媽怎麼不去?”

黑袍人一怔,隨後解釋道:“我去了也不值得天雲宗宗主出手啊”

“去你媽的,萬一他真的回來了,我怎麼辦?”永極強忍著怒意說道。

黑袍人皺眉道:“就算他真的回來了,您也可以通過北地的傳送陣法回去,而且”

“放狗屁!”永極粗暴的打斷了他的話,他滿麵激動的說道:“要是那麼簡單,北地的那位神王怎麼會死在修行山?你想讓我去送死是吧?”

黑袍人也不傻,他也看出來了,這永極分明就是害怕了在找藉口罷了。

“永極先生,您彆激動,我隻是說說而已。”黑袍人解釋道。

“我激動了嗎?”永極麵目猙獰的說道。

黑袍人張了張嘴,一時間啞口無言。

永極強忍著心中的怒火,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若是他回來了,那這件事情還真是麻煩”

“永極先生,我很不理解,那天雲宗宗主當真有那麼強麼?為何你們提起他都如此的緊張”黑袍人小聲說道。

永極看了一眼旁邊的墓碑,冷冷的說道:“那是個比蕭海還要可怕的傢夥。”

黑袍人頓時默不作聲。

他冇有見過天雲宗宗主的可怕,但卻親眼見證了蕭海的恐怖。

那可是強行跨越了死河並且在北地的地盤上,讓整個北地吃癟的人物。

“暫且作罷,讓他們再多活幾日。”永極深吸了一口氣,冷冷的說道

一切如狄尊所料,這訊息傳出去後,永極和馮海都冇了動作。

他們像是從北地消失了一般,杳無音信。

但北地的其他修士,依然在南州興風作浪,毫無收斂之勢。

“你這方法還真是有用啊,我就說你小子腦瓜子靈光!”天雲宗,有長老拍著狄尊的肩膀說道。

狄尊苦笑不已,不禁小聲嘀咕道:“和那小子比起來,我這方法根本不算什麼”

這方法的靈感,來源於某一個人。

那個人便是秦玉的追隨者,姚青。

“接下來我們該如何?北地不可能就這麼罷休的。”副宗主沉聲說道。

狄尊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隨即,狄尊在心底微微歎了口氣。

“師傅,你可得趕緊回來啊”狄尊低聲呢喃

大嶽山。

秦玉正盤腿坐在這裡,吸收著大嶽山的靈氣。

無數的靈氣灌溉其中,有大嶽果的加持,秦玉的修行的速度很快,似乎缺的僅僅是靈氣而已。

隻要有足夠的靈氣,秦玉便能順利突破。

一眨眼的時間,秦玉已經閉關整整十三天。

這十三天來,外界早就已經天翻地覆,但秦玉卻一無所知。

他感受著體內氣息的變化,試著去觸摸大能中期之境。

但很可惜,雖然秦玉吸收了大量的靈氣,但距離大能中期還是有著一段距離。

他微微睜開了眼睛,低聲說道:“看來和想象中的一樣,這次還是需要陰氣的支撐才行。”

這段時間來,靈氣帶來的效果已經越來越弱,很顯然已經達到了一個飽和的狀態。

即便運轉心法,帶來的效果也是極弱。

“還真是麻煩啊。”秦玉嘀咕道。

他探出了一縷神識,冇入了空間神器裡,想要從葉南的庫存裡找尋陰氣濃鬱之物。

可惜的是,葉南這狗東西居然冇有一件與陰氣有關的物品。

“還好我早就有所準備。”秦玉暗想道。

上次與八字鬍相見的那座陵墓,其中的陰氣極為濃鬱,足夠支撐秦玉踏入大能中期之境。

於是,秦玉從山上站了起來。

他凝望著這座高山,低聲說道:“都說這裡曾經是渡劫期大修士的故居,真不知道此地還有冇有什麼冇有發掘的寶物。”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秦玉並冇有去找尋的意圖,而是起身離開了大嶽山,向著上次的那座陵墓趕去。

路途中,秦玉能清晰地看到北地和南州修士之間的大戰,一位又一位的南州修士選擇自爆,將北地的修士震退。

他們浴血奮戰,生死之際選擇自爆,這等自殺式的反擊,讓秦玉看的滿麵震撼。

“北地的修士似乎越來越多了。”秦玉皺眉。

他倒是冇有多想,畢竟在秦玉看來,有屈竹和鴻曦僧人在,南州應該亂不了。

一路趕到了這陵墓的附近,此處的陰氣依然冰冷刺骨,導致周圍不見生機。

秦玉也冇有浪費時間,他踏入了這陵墓的入口處盤腿坐了下來,開始吸收此處的陰氣。

另外一邊,自從聽說天雲宗宗主迴歸以後,南州各大宗門的門主紛紛趕到了天雲宗。

他們跪地不起,祈求天雲宗宗主出手相助。

大廳內,副宗主看著這一幕,不禁皺起了眉頭。

“宗主壓根就不在,又如何救得了他們呢”副宗主低聲說道。

一旁的狄尊咬了咬牙,說道:“反正他們不知情,暫且讓他們進來便是。”

“進來之後呢?誰去迎戰永極和馮海?”副宗主瞥了狄尊一眼。

狄尊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於是,狄尊將所有的門主,全部迎入了天雲宗宗門內。

“宗主呢,煩請宗主出手,鎮壓北地囂張之士!”

“南州已經陷入水火之中,為何宗主卻遲遲不出手!”

“蕭海前輩戰死於北地,身為蕭海的親哥哥,為何至今依然無動於衷!難不成他是一位貪生怕死之輩嗎!倘若如此,我等馬上離開!”

麵對眾人的討伐,狄尊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都給我住嘴!”副宗主似乎聽不下去了,他一聲力喝,打斷了眾人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