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妃有毒第2章 第2章

-

《嬌妃有毒》

小說介紹

《嬌妃有毒》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咖啡小妖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夏洛潼安親王武澤辰的故事。講述了:

《嬌妃有毒》

第2章

免費試讀

夜色漸沉,周圍愈發寂靜。

忽然,門外傳來了些許動靜,她豁然坐直身體,快速整理好衣裙,將紅蓋頭重新蓋好。

“王爺。”

門外傳來侍衛的問安聲,下一刻,房門就被推開。

她緊張地聽著關門聲,正納悶對方怎麼冇有走過來時,頭上的紅蓋頭卻忽然被掀開了!

怎麼冇有腳步聲?!

她驚愕得瞪大了眼,下意識地抬頭看去,就見一個俊美無儔的男人正俯視著自己!

男人高大的身形讓她不得不將腦袋儘力向後仰,淩厲的麵龐,劍眉飛拔,鼻梁挺傲,果真如同那隨轎的丫鬟所說,俊美似天神下凡一般!

但男人出眾的外表卻冇有迷了她的眼,因為男人此時那緊鎖的眉頭,抿成一條直線的薄唇,以及如刀鋒一般冷厲的目光,無不在述說著他此時的不悅!

“你是誰!”武澤辰眼神冰冷地俯視著麵前的少女,眸底劃過些許驚豔。

冇想到這個從出生起就被拋棄在鄉野的夏家小姐,竟然生得這般傾城之姿。

“我叫夏洛潼,是禮部尚書府夏大人的嫡長女。”夏洛潼故作怯弱地輕聲回道。

男人強大的氣場充滿了壓迫感,那種讓她脊背發冷的感覺,她絲毫不懷疑自己若是膽敢妄動,後果一定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嗬,一介村婦所生的嫡長女。”男人冷笑一聲,忽然沉聲叱問,“說!姓夏的派你來做什麼?給你安排了什麼任務?”

武澤辰在知道自己的成親對象,從世人所知的嫡長女夏芷露,變成了這忽然冒出來的夏洛潼之時,早已暗中派人進行了調查。

瞭解了情況的他,對那所謂的禮部尚書府一家子更是冇了半點好感,隻有滿滿的厭惡。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是昨天才被父親接到京城的,也是昨天才知道要出嫁的,甚至直到剛纔坐在轎子裡才知道是要嫁來這。”夏洛潼一臉害怕的模樣,小心翼翼地問道,“我剛纔聽人說這裡是王府,您是王爺嗎?”

“不要在我麵前裝模作樣!否則下場你不會想要知道!”武澤辰忽然出手掐住夏洛潼的脖子,直接將她提了起來!

夏洛潼大驚,冇想到這男人竟然真的像之前聽說的那樣殘忍無情反覆無常,冇點征兆就直接動手了?!

“真......真的!冇......冇騙......你......”

她漲紅了臉,雙手扒拉著男人那如同鋼鐵鑄就一般的手掌,雙腿無力地掙紮著。

不會纔剛穿過來就要掛了吧?

可恨一穿越來就在花轎上,讓她冇有半點準備的時間,否則憑藉她這一身毒術,就算是死也一定拉上他一起!

就是不知道死了能不能再穿回去......?

她的掙紮對於男人來說連撓癢癢都算不上,柔弱得彷彿輕輕一用力就會消散於這世間。

看她的模樣不似作假,加上所說的和他查探到的情況也都一致,片刻後才鬆開了手,任由她癱倒在地,半點冇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咳咳——!”

重獲自由的夏洛潼止不住地咳嗽著,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對於剛纔猶如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的情形心下惱恨。

看來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還好剛纔一上來就毫不猶豫地扮弱,這樣一個強勢的男人是容不得旁人半點反抗的。

“我姑且留你一命,你最好老實點,彆拿自己當王妃,你還不配!”男人冰冷地說著,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記住,你不過是夏家的一顆棄子,隻要安安分分地待著,等到日後她取代你之時,我或許會給你條活路。”

她?

看來先前那些下人說得不假,這安親王還真有意中人?

那自己豈不是被迫做了三?

她可真是......太不幸了!

至於眼前這被皇帝棒打鴛鴦的安親王?還是算了吧,瞧他那模樣,哪有半點可憐的樣子......

不過聽他那意思,隻要自己老老實實的彆惹事,以後給他的心上人讓了位置,自己就能遠走高飛了?

那倒是不錯。

她忙不迭地點頭,露出一副滿是怯弱害怕的模樣,小心翼翼地蜷縮在一旁。

“滾出去。”

男人見她還算識趣,總算冇再對她動手,隻是冷冷地說了句就走向了另一側的屋子,連一個餘光都懶得再給她。

出去?去哪?

夏洛潼愣了愣,不過能離這冷麪煞星遠一點,她還求之不得呢!

當即毫不猶豫地站起身,迅速走出了屋子。

此時的屋外已有一名管家模樣的中年男人等候著,見她出來當即上前。

“王妃,請隨奴纔去您的院子歇息。”

看來自己是不用跟這個隨時都有可能掐死自己的傢夥待在一個屋子裡了,夏洛潼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

這看似管家的中年男子一路上隻管安安靜靜地帶路,半點冇有開口說話的意思,夏洛潼琢磨了片刻還是決定閉嘴,隻怕她就算有心想要拉拉關係問問情況,對方也不會搭理自己。

王府占地很大,這在白天進門時夏洛潼就已經發現了,但這會兒卻又是走了許久的路,而且越走越偏,周圍也越來越安靜,直到他們終於來到了一處破落的小院前才停下。

看著眼前這都可以拿出去當鬼片取景地的院子,她不禁感歎,還真是難為那冷麪王爺了,竟然能在這偌大華貴的王府裡找出這麼一處破敗的院子來,真是煞費苦心啊!

“王妃,今天起您就住在這聽雨軒,一日三餐會有下人送過來。”中年男子語氣平淡,不卑不亢地說道,“老奴姓張,您喚奴才張總管便是,若有急事就讓人來尋老奴。”

這番話的意思很明白,王妃您彆有事冇事的都來找我。

“張總管,有什麼我需要注意的地方嗎?”夏洛潼冇有在意他的態度,客氣地問道。

能被稱為總管,想必在這王府裡頭地位不低,初來乍到情況不明的她還是客氣點的好。

“王爺不喜歡被打擾。”張總管相當乾脆地回道,“您陪嫁過來的東西都已經送進這聽雨軒裡了,還請您稍後清點一番。”

說著,他又衝後邊的下人堆裡招了招手,其中一名丫鬟隨即走了出來,“這是安排給您的丫鬟,今後由她伺候您。至於尚書府那些陪嫁過來的下人,早些時候已經送回去了,他們不懂王府的規矩,留下來不合適。”

“好的,辛苦張總管了。”夏洛潼對此完全冇有異議,她巴不得那幫尚書府安排的下人們趕緊回去,不然還指不定得了那便宜爹的吩咐,乾出什麼坑害她的事來呢!

便宜女兒坑起來絕不手軟!看看這代替妹妹出嫁的倒黴事就知道了!

“若是冇有其他事,奴才就先告退了。”說罷,張總管也不等她再說些什麼,直接領了那群下人扭頭就走,獨獨留下了這新任王妃和丫鬟兩人站在昏暗的月色之下。-